admin 发表于 2013-5-6 11:50:58

秋天的童话-欧罗巴纪行


    九月的黄昏,一抹夕阳斜斜的照进古城维罗纳,秋风中,一堆金黄的落叶很努力地想聚在一起,却又无可奈何地被风吹散。不远处的长椅上,依旧夏日装扮的女孩,旁若无人地玩着自拍,顾影自怜,似乎并不在意这萧瑟的秋风。浓浓的秋意中,我不由得俯身,从几乎贴到地面的角度,按动了快门,记录下了这唯美的瞬间。
与罗马的杂乱与喧嚣不同,小城维罗纳给我感触更多的的是温馨和浪漫。

    布拉广场旁边的阿雷纳圆形竞技场,建于公元一世纪,规模仅次于古罗马斗兽场,当地政府修旧如旧,虽然多次加固整修,但两千年前的痕迹依然可循,这里白天游人密布,夜晚却歌舞升平,曾经作为角斗士殊死拼杀的战场,两千年前后却变成了维罗纳的露天歌剧院,每个夏日的夜晚,这里都会有大型的歌剧上演。广场的地面用小方石块铺出美丽的花纹,让我不由想起青岛已经消失了的波螺油子,城市的建设、古迹的保护,孰轻孰重,有时真的很难权衡。

    广场的一角,游人正在和一个街头艺人合影,原本一动不动,没有脑袋的雕塑,居然伸出手来和美女握手,让旁边的小男孩很是好奇,虽然也是为了生计,但这些有趣的街头艺人,的确也为小镇增色不少。
对绝大多数旅游者来说,维罗纳最吸引他们的,其实只有一个地方,那就是朱丽叶的故居和那个神秘的阳台。穿过几条窄窄的小街,终于来到了故居门口。

    似乎全世界最美的祝福与浪漫爱情的宣言全部都写在了这里,爱情在这里再次神圣。

这是一座典型的中世纪院落,这幢二层的小楼,就是莎士比亚笔下朱丽叶的故居,而这个罗密欧曾经偷偷爬过的阳台,现在几乎每天都会被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占据,雕栏犹在,朱颜已改。

    而站在阳台下的朱丽叶,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忧郁了。因为据传说,只要抚摸朱丽叶的右胸,就会带来好运。于是无数的男女,纷纷伸出他们或纯洁或肮脏的手,去附和这个邪恶的传说。可怜的朱丽叶,不仅胸部被摸的油光锃亮,而且每天还要任由那些猥琐的男人拖着拍照,纵然是莎士比亚再世,只怕也会摇头感叹人心不古,世风日下了吧。
有水的城市才显灵气,瑞士很多著名的城市都是逐水而建,且有着相似的格式:一条大河穿城而过,河水注进湖中,于是城市就在河水和湖水的交汇处繁荣起来,卢塞恩就是这样。

    卢塞恩位于瑞士东北部卢塞恩湖畔,中古时期曾是瑞士的首都,号称是瑞士最理想、最美丽的旅游城市。初秋的卢塞恩湖,澄洁如镜,高大的阿尔卑斯山淡淡地隐在天边,简易的游艇码头浮在湖畔,白白的圆柱,红红的坐垫,湛蓝的湖水,红嘴白羽的天鹅,简单的色彩搭配在一起,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面。
九十年代,一部《廊桥遗梦》红遍大江南北,男女主人公的婚外恋情,浪漫凄美却又无疾而终。
同样的婚外恋情,一百五十年前就发生在卢塞恩湖畔,故事的主人公是德国作曲家瓦格纳与钢琴家李斯特的女儿科西玛,最终科西玛与后来成为奥地利首相的丈夫分手,在卢塞恩湖畔找到了瓦格纳,成为勇敢追求爱情的典范。同样的一座卡贝尔廊桥,恰好见证了这一段历史。

卡贝尔廊桥,建于1333 年,长200公尺,整座桥以木材建成,是目前欧洲最古老的有顶木桥,木桥侧面种有色彩艳丽的天竺葵花,远远望去,又如一条花廊。廊桥旁边的八角形水塔,高34米,仅仅比廊桥晚建了一百年,曾是古代军事用的瞭望台。这一塔一桥,一立一卧,水塔的白墙红顶与深色廊桥上红花绿叶织成的彩带相互映衬,形成一种和谐的对比,构成了绝妙的水塔花桥,经历了七个世纪的雪雨风霜,如今已成为世人眼中卢塞恩的标志,漫步廊桥之上,依然可以感受到浪漫的中古情怀。

因为有许多的天鹅栖息于湖上,卢塞恩湖又被称为天鹅湖。或许是从未收到过人的伤害吧,这些天鹅对人类没有丝毫的恐惧。沿着斜斜的河畔,我小心翼翼地靠近一只白天鹅,在相隔不到一米的距离,我缓缓地举起相机,生怕一个不小心吓到她,而她却好像没有看到我一样,丝毫不介意我的存在,修长的脖子弯出一个优雅的曲线,红红的嘴巴从容不迫地梳理着雪白的羽毛。
当不远处圣彼得教堂的钟声响起的时候,我第一次感受到宗教力量的神圣与庄严,一个有着深厚宗教信仰的民族,有着善待世间万物的情怀,“万类霜天竞自由”,这原本只存在于童话里的理想世界,在这个美丽浪漫的秋天,重现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秋天的童话-欧罗巴纪行